7.0

2022-08-31发布:

帅气的送水工

精彩内容:



  這本是一座山青水秀的南方小城。2018年的春天,這座小城經曆了多年來少
見的幹旱,本應碧波蕩漾的河流、湖泊露出了幹裂的河床。
  一天早上,劉靜露站在自己家的陽台上,呆呆地望著不遠處幹涸的河床,白
淨的臉頰泛起明顯的紅暈。
  她做了一個夢,一個讓自己臉紅心跳的春夢,她夢見兩個渾身肌肉疙瘩的壯
漢輪奸了自己,一個高個子,一個是低個子,他們在自己豐滿白嫩的肉體上瘋狂
馳騁,把自己搞得欲仙欲死。
  她是在一陣陣強烈的快感中驚醒的,驚醒後的一分多鍾,豐臀和大腿還在不
停顫抖,陰道的括約肌還在有節律的收縮,從陰部流出的淫液把屁股下面弄得粘
粘糊糊的,正在哺乳期的雙乳更是像小河一樣流個不停,床單濕得東一片西一片
………
  她還清楚地記得,那個高個子壯漢把堅硬碩大的陰莖插入自己下身,那種充
實感、舒爽感是從來沒有過的!
  她還記得大龜頭後面的肉棱子在自己陰道裏快速進出的感覺,就是那個東西
給自己帶來的強烈快感把自己驚醒了!
  這是怎幺回事?劉靜露嬌羞的想著……
  難道這就是女友們常說的性高潮?這可是自己從來沒有經曆過的!太美妙了!
  劉靜露是這座小城公療醫院的護士,是遠近聞名的院花!
  水嫩白淨的鴨蛋臉,一雙丹鳳眼,顧盼生輝,脈脈含春,一米六的窈窕身材,
婀娜多姿,胸部高聳,豐臀又圓又翹,惹火的身材每個有血性的雄性看了都會怦
然心動。
  只有22歲的劉靜露已經是一個9 個月大男孩的母親,她是因爲未婚先孕不得
不匆匆結婚。
  丈夫叫阮強,比她大8 歲,長得倒是很英俊,就是瘦小了點。
  他是一個小廠的會計,廠裏的效益不好,兩年前就下崗了。劉靜露所在的醫
院也是人浮于事,效益日下。
  她生完孩子醫院放了她兩年的假,産假期間只發生活費。
  眼看給孩子買營養品的錢都不夠了,阮強就跑到遠離小城一千多公裏的廣州
打工去了,這一走就是半年多。
  劉靜露和保姆春桃在家細心照顧著小寶寶。
  劉靜露和丈夫的性生活從來就是平淡的。
  丈夫總是把她愛撫的很舒坦,然後用下面那根她原本認爲很難看的肉棍子插
入自己的下身,運動個十多下就射精了。
  初爲人婦的劉靜露認爲夫妻生活就是這樣。
  她始終不理解女友們津津樂道的在床上「死去活來」、「叫床」、「尖叫」
這些詞。
  自己做春夢是不是因爲昨天……
  清醒後的劉靜露想起了頭一天的事兒。
  劉靜露孩子已經九個月大了,她正在給孩子斷奶,孩子被姥姥帶走,保姆春
桃也跟了去,家裏就剩劉靜露一個人了。
  她有自己的想法,自己懷孕前可是個擁有驕人身段的小美女,不能因爲哺乳
時間長給破壞了。
  讓自己沒想到的是,給孩子斷奶不但孩子哭鬧,自己也很痛苦,兩只奶子漲
的難受極了,特別是兩只胳膊一動乳房就鑽心的痛。
  她來到自己醫院的婦科看醫生,因爲都是熟人,中年婦科醫生不但向她講了
生産後應注意的一般問題,還說了如何恢複體型、保持青春的妙方,那就是多過
性生活!
  讓丈夫撫摸、吸允脹滿的乳房,還說性生活對産後婦女腹部和腰部的贅肉有
很好的效果,特別是對回縮陰道括約肌、使乳房和臀部重新挺起,可以說是唯一
有效果的運動。
  這天晚上睡覺前,劉靜露又想起了醫生的囑咐,這可難住了她,丈夫不在自
己和誰過性生活呢?!
  可是自己想恢複體型的願望太強烈了!
  正在心煩意亂時,電視上播放了一場男子健美比賽。以前她對渾身肌肉的男
人並不是太欣賞,這次卻給了她異常的感受,內心湧起一陣陣莫名的激動,本來
無精打采的雙眼漸漸充滿了脈脈柔情,那分明是一種發自內心深處的渴望!
  劉靜露看著看著睡著了……沒想到卻做了一個難忘的春夢。
  之後的幾天,她在入睡前總能想起那場讓自己興奮不已的夢,從內心深處渴
望再有一次,可是每天醒來都讓她很失望。
  一天早上醒來,不知是天幹物燥的緣故,還是自己肉體的原因,她的口很渴,
只穿一件粉紅色叁角褲走到客廳,想喝一杯純淨水,可是豎立在客廳的純淨水桶
裏空空如也。
  饑渴難耐的她不假思索的走進洗臉間想接杯自來水解渴,這時她從牆上的大
鏡子裏看到了自己的酮體,雖然整個酮體還是那樣白嫩豐滿,曲線迷人,可是腹
部和腰部多出了顯而易見的贅肉,與生育前平坦的小腹和柳葉似的小蠻腰相比簡
直太難看了。
  這讓追求完美的劉靜露非常難受,她摔門沖出洗臉間,沒好氣地拿起電話:
「給公療醫院家屬院五單元402 送桶水來!」電話是打給送水公司的。
  劉靜露住的樓房是醫院原來的病房樓,醫院效益不好,沒有病號,院裏沒有
住房的職工有很多,院裏就把原來的四層住院樓改造成了家屬樓,在同一個單元
裏每層住四家,劉靜露家住在最西邊單元頂樓的西側。
  十多分鍾後,門外傳來很重的踢門聲,他知道是那個經常送水的小夥子來了,
小夥子肩扛著礦泉水桶只好用腳來敲門。
  劉靜露不經意地打開了房門,小夥子傻愣愣的站在門口不進來,她一下子回
過神來,自己幾乎赤身裸體!
  她轉身沖進臥房披上睡衣,再次回來時仍然是滿臉羞紅。
  小夥子尴尬地走進屋內。以前他總能熟的換下空水桶,今天卻擺弄了半天總
是裝不好。
  這時,劉靜露發現上身只穿一件小背心的小夥子額頭上滲出了細細的汗水。
  她今天才注意到,中等身材的小夥子很健壯,有一雙大手,一雙粗壯的胳膊,
明顯隆起的胸肌顯得很健美,他還有一張英俊幼嫩的臉,劉靜露想,他頂多二十
出頭的年紀。
  她看到小夥子在那裏擺弄了好久也沒搞好,就走近了他,這讓她看到了使兩
人都很難堪的一幕:小夥子下身撐起了高高的帳篷!
  劉靜露一下子燥熱起來,下意識地夾緊了大腿。
  幾秒鍾後,她鬼使神差的撲向小夥子,從身後死死地抱住了他。
  然後一手撫摸他的胸肌,一手隔著褲子撫弄他的「帳篷」。
  小夥子身上有一股濃濃的汗味,這讓劉靜露更加興奮。
  學醫的劉靜露知道,那種味道裏含有豐富的雄甾二烯酮,它是睾丸素的派生
物,存在于男性的汗液、唾液和精液中,女性聞到存在于男性汗液的這種化學物
質後,體內一種重要的荷爾蒙分泌會增加,性興奮程度會迅速升高。
  小夥子還是個處男,從記事兒起哪裏見過裸體女人,更何況是豐韻性感的肉
體。
  他從進屋到現在滿腦子就是這個女人白嫩豐滿的酮體,小弟弟勃然而起,搞
得自己很尴尬,哪有心思幹其他事兒,半天也沒有把水桶裝好。
  更讓他沒想到的是這個女人主動撫弄自己的小弟弟!
  血氣方剛的小夥子頓時失去了理智,一把把她推趴在沙發上,掀起睡衣,扯
下粉紅色的叁角褲,兩片白嫩、肥美的豐臀一下子暴露在小夥子面前!
  他望著眼前的美色愣了片刻,迅速褪下自己的褲子,解除羁絆的陰莖有節律
的上下脈動著,顯得碩大堅硬!
  他不顧一切的俯沖到劉靜露的背上,小腹接觸到柔軟的豐臀,立即象公狗一
樣快速聳動著下身………
  不得要領的小夥子聳動了半天也沒讓自己硬如鋼筋的陰莖鑽進容身之穴,在
劉靜露流滿淫水的陰溝和大腿之間來回滑動!
  急得小夥面紅耳赤,額頭上滲出了亮晶晶的汗水。
  「小弟弟,別著急……別著急!」小夥子不知道她是在對自己說還是在說自
己的大肉棍子。
  被壓在下面的劉靜露也很著急,想幫他一把,可是被小夥子結實的身軀壓了
個嚴嚴實實動彈不得。
  她找准時機,在小夥子下身聳起的時候,向上撅起大白屁股!迅速把一只胳
膊從自己小腹下伸向兩大腿之間,捉泥鳅一樣一把攥住橫沖直撞的大肉棍,把它
引向自己流蜜的桃花洞口。
  唧!沾滿淫水的大肉棍逃命一樣一下子鑽了進去!
  「啊!!!!!!!!!!!!!!!」劉靜露不由得發出一聲淫蕩的呻吟!
  插進流蜜穴中的小夥子感受到銷魂濁骨的快感!
  這種快感是前所未有的!
  他不顧一切地抽動著!
  劉靜露很久沒有享受真刀真槍的床第之歡了!
  久旱逢甘露的她主動向上聳動豐臀迎合著大肉棒的抽動,微閉雙眼,緊鎖眉
頭,面帶微笑。
  這是她除丈夫以外的第一個男人,也是結婚後的第一次紅杏出牆,並且是和
一個陌生男孩,一個健壯的猛男!
  這些都給劉靜露帶來了前所未有的興奮!
  她忍不住發出雌貓一樣的叫床聲!「啊……啊!……哎呀!……嗷!」
  這可嚇壞了小夥子,他急忙問到:「你痛嗎?那裏疼嗎?」「
  「不疼。」劉靜露笑著說,心想真是個小處男,什幺都不知道啊!
  爲了不讓自己的小情人擔心,她把呻吟變成了嬌柔的叫床聲:「啊!……小
弟弟……你搞得我好舒服……爽!……啊!爽死了!……你好有勁……好快!…
…啊!這下好深!……插進子宮了!……啊!爽!……哎哎!……你出來了?」
  抽送叁十多下後,小夥子渾身肌肉一緊,下身死命的往前頂,噗哧……!射
出了十多股強勁的精液!
  劉靜露可以明顯地感覺到大肉棒在陰中有節奏的跳動,一股股火熱的精液湧
進了自己的子宮。
  性交的時間雖然短暫,但對從來沒有體會過性高潮的劉靜露來說,她已經很
滿足了。
  自己丈夫和自己幹,從來就是二叁十下就射了!但是他遠沒有這個男孩來的
猛!來的激烈!來的刺激!
  她翻身推開男孩,拿起茶幾上的紙巾擦試了下身,又拿起幾張遞給男孩……
  她擡起的手凝固了,因爲她看到,小夥子的大肉棒並沒有軟小下來,還在昂
首挺立!好像是在向劉靜露示威!
  這可是丈夫從來沒有的現象!丈夫阮強只要一射精立馬軟縮成了「小雞雞」!
  可是……可是!這小夥的……?
  她疑惑的望著這根不可思議的大肉棒子……
  這根棒子有十五六公分長,明顯比老公阮強的長一截,粗細和老公的差不多,
但很硬!翹起的角度更高!龜頭前端還帶著一滴精液!
  正當她不知所措時,小夥子再次從身後抱著她,站立著身體瘋狂松動下身,
想把自己仍然堅硬如鐵的大肉棍子再次捅進穴中!
  原來,小夥子從來沒有經受過真實的性交!受不了劉靜露性感的肉體和淫叫!
沒幾下就射了。
  但是劉靜露帶給她的刺激根本沒有任何減弱!身體強壯並且正處在性欲最旺
盛年齡的他根本不會收槍!
  「只會從後面要啊!來……!」
  劉靜露掙脫他的擁抱,牽著他的一只手仰坐在沙發上,另一只手撩起睡衣,
大大岔開兩條雪白粉嫩的大腿。
  小穴早已泥濘不堪,叢林上挂滿露珠,紅嫩的花瓣一張一合,還在不斷往外
流淌乳白色精液。
  男孩呆呆的盯住那裏,用舌頭舔了舔嘴唇,一下子撲了上去……
  他跪在沙發前的踏毯上,這次沒讓她幫忙,對准黑草叢中的淫洞就往裏頂!
  吉嘎!他看到自己碩大的雞巴盡根沒入黑草叢!
  啊——!
  劉靜露瞪大美麗的雙眼發出一聲長長的顫抖的叫聲。接著道:「小弟弟,你
的雞巴真長,頂死我了。」
  說著,兩條玉臂勾住他的脖子,主動獻上香吻。
  小夥子看到她胸前兩只大白兔一樣的乳房,愛不釋手的撫摸著……
  在下邊的家夥也沒閑著,他感到龜頭象一把利刃一下又一下插進花瓣,花瓣
是一個緊暖的肉窩,把大肉棒包住,裏邊的春水滋潤著棒頭,令小夥子直想大叫,
太爽了,當男人真好!
  小夥子激動異常,一邊和劉靜露熱吻一邊挺動下身,叽嘎叽嘎快速抽插著…

  每抽一下都露出龜頭,每插一下都深入到底。
  幾十下後屋內又響起劉靜露的淫叫聲:「哎呀……啊……好深哪……好棒啊
……哦……哦……美死我了……哦……太……美了……好……舒服……啊……啊
……」
  陰精涓涓泄出。劉靜露往前聳動著肥臀配合他的抽插,眉頭緊鎖,眉眼如絲,
面帶微笑,美得無以複加。
  「啊……小弟……你的肉棒好長……好大……啊……好棒啊…啊……弄死人
了……我老公……從來沒……讓我這幺爽!……啊!這下捅的好深……哎呀……
好酸……哎呀……怎幺回事兒……啊……死了!……舒服死了!」
  只見劉靜露雙眼翻白,兩腿僵直,陰肉陣陣緊縮,一股騷熱的淫水從陰莖和
陰道壁的縫隙涓涓擠出,整個人就像背過氣一樣,一動也不動了。
  這又把小夥子嚇了一跳:「你……你怎幺了?……怎幺了?」
  劉靜露躺在沙發上一聲不響,這可嚇壞了小夥子。
  聽到他在不停的問,她回答道:「我也不知道,以前從來沒有過這種死過去
的感受,啊!好美啊!」
  她心想,人們常說舒服死了!這個詞就是從這裏來的吧!
  「我也好爽,姐姐,我還能不能繼續插啊?」小夥子癡癡的問。
  劉靜露嬌羞的點點頭,男孩把她再次壓在身下。
  她兩條小腿緊緊勾住他的的屁股,兩條嫩藕似的小臂摟住小夥得脖子,隨著
小夥的抽送上下用力,像是幫助他插得更深!
  劉靜露感到自己的陰部被撐得更滿了,舒爽得她渾身戰栗不止,不由得再次
淫叫起來:「啊……好舒服啊……從來沒有這幺……爽!……啊!……又來了…
…啊……怎幺這樣……這就是……高潮吧……嗯……嗯……來了……又來一次…
……天啊……」
  高潮接踵而來,一股股陰精狂噴而出。
  正在抽插的小夥子見狀瘋狂地抽插了幾下,奮力前挺大肉棍,盡根插入,放
開精關,噗嗤!噗嗤!噗嗤!……射向靜露已經灌滿精液的子宮!
  劉靜露渾身無力地癱在沙發上,勾著小夥的兩條腿也軟了下來。
  劉靜露有生以來第一次享受到高潮,並且是連續兩次,這讓她感到很幸福!
  她感慨地想:做女人真好!
  高潮過後的劉靜露感到從未有過的疲勞,這種疲勞是渾身輕松的、愉快的!
  好像整個筋骨都被小夥子給松了一遍。
  她動情地再次熱吻小夥……由衷地說:「謝謝你!寶貝!」。
  「我也要謝謝你!我是第一次和女人……搞!」小夥子臉紅紅的,不知說什
幺詞好。
  「我知道你是小處男!看你就沒搞過女人,嘻嘻!」……
  「啊!都10點了!我還有叁家的水沒送呢!」小夥子提上褲子就要往門外走。
  「嗨!別走,你叫什幺?」「甄鋼!」送水小夥回答完奪門而出。
  劉靜露癡癡的想,叫甄鋼?!難怪下面的東西那幺硬呢!
  和甄鋼發生肌膚之親的頭兩天,劉靜露每次想起自己的瘋狂舉動總是又羞又
臊,自己怎幺這幺荒唐,竟然背叛丈夫,和一個素不相識的大男孩發生關系?!
自己還那幺主動……自己就是人們所說的壞女人吧。
  溜出牆外的紅杏,一旦知道了到牆外的旖旎風光,受到牆外陽光雨露的滋潤,
就再也不願縮回院內了。
  隨著時間的推移,劉靜露不再自責,心想,自己和小夥子的事兒,自己不說
又有誰知道呢?
  再說甄鋼是一個健壯的處男,自己被他搞也不吃虧……
  幾天後,每到入夜,她眼前總是浮現出自己和甄鋼性交的景象,甄鋼把自己
搞得欲仙欲死,舒爽無比的情形象小電影一樣清晰,這讓劉靜露渾身燥熱,乳頭
的奶水和下身的淫水狂流不止,難受極了……
  一連幾天,天天如此。
  劉靜露心裏十分清楚,自己需要什幺,自己需要男人的安慰,需要甄鋼,需
要他那強有力的抽插!
  甄鋼這幾天過得更不平靜。
  自從把自己的第一次獻給一個柔情似水,熱情如火的少婦後,甄鋼整日誠惶
誠恐。
  那個女人會不會告自己強奸她啊?
  她會不會被自己搞懷孕啊?
  射在她陰道裏的精液會不會被他老公發現啊?
  真不應該把自己的名字告訴她!
  漫長的一個星期終于過去了,一切還是像以前一樣,一切都平平靜靜。
  這天深夜,他大起膽子仔細回味和少婦狂歡的每一個細節:她好白嫩啊,她
臉上泛起的春潮是自己見過的最美麗的彩霞,她的皮膚怎幺會那幺細嫩?
  她白嫩的胸部好高啊,她那大白屁股上肉好多啊,她的兩條大腿怎幺那幺渾
圓、修長……
  大腿中間那片黑草地裏的小溪,是不是總有清水流淌?
  他想著想著睡著了……
  第二天是星期天,甄鋼正在美美的睡懶覺,突然被老板沙啞的叫聲吵醒了:
「小鋼!起來送水!」
  甄鋼睡眼惺忪地問老板:「哪裏要?」「
  公療醫院家屬院五單元402 !「
  甄鋼一下子愣在那了!這家不就是那個姐姐家嗎?
  「發什幺楞!快去!」老板吼叫著。
  甄鋼起身穿褲子時發現自己的褲衩前面有一大片漿幹的汙痕,他知道,昨晚
上又遺精了。
  顧不了那幺多了,他提上褲子,草草洗了洗臉,扛起水桶,跳上單車逃一樣
的離開了公司。
  甄鋼所在的送水公司是一個送水工管一個地域,公療醫院就是甄鋼負責的片
區。
  原來,這天早上劉靜露早早的被下身的燥熱刺激醒來。
  她仰躺在床上,瞪大雙眼癡癡的望著天花板,努力不去想那些花花事兒,可
是下身的熱潮還是不肯退去,反而變本加厲愈來愈強烈……
  她心裏明白自己需要什幺,哎!還是叫那個小夥來吧。
  心裏想著,就對睡在另一間房子裏的保姆春桃說:「你不是想回家看看嗎?
今天你回去一天吧。」
  春桃高興的離去了。
  一路上甄鋼心理七上八下,上到劉靜露家所在的四樓上心還在撲通撲通的跳。
  他怯怯的敲了敲門,開門的還是那個身影,這個身影已經在甄鋼的腦子裏停
留了好幾天,她是誰?他再清楚不過了!
  「來了,小兄弟!」劉靜露臉上布滿了紅暈,嬌羞的問道。
  「嗯!」甄鋼眼皮都不敢擡,聲音小的幾乎聽不到。
  劉靜露看到小夥子羞答答的像個大姑娘,自己反倒大方起來。
  「吃飯沒有?」小夥子搖了搖頭。
  「先坐下歇歇,我去給你弄點吃的」。說完轉身走進了廚房。
  甄鋼這才擡起頭來,他看到劉靜露的背影,不由得心中一陣激動。
  劉靜露穿一身純白色寬松休閑裝,透過窗戶的強光,從苗條而豐滿的背影看
去,休閑裝裏透出婀娜多姿的腰身,曲線玲珑,扭動的豐臀更有一種誘人犯罪的
魅力。
  她走到廚房門口時回頭朝甄鋼嬌媚的一笑:「坐啊,一會兒就好!」
  甄鋼腦子了馬上跳出一個詞:回目一笑百媚生!
  甄鋼熟練的裝上水桶,坐在沙發上小憩。
  他擡頭望去,劉靜露正在廚房忙碌,她那來回扭動的嬌軀是那幺優美!那幺
性感!
  一頭烏黑飄逸的秀發蕩來蕩去,惹愛憐!
  彎腰擇菜時,豐臀的優美曲線暴露無遺,顯得又圓又挺!
  甄鋼再也忍不住誘惑了,他朝周圍望了望,見家裏只有他們兩個孤男寡女,
叁步並兩步走進廚房,從身後一把把劉靜露抱了個結結實實,低頭親吻她那白嫩
的粉頸。
  「別……別急,小弟……別急!你先吃早飯……」
  「不!……先吃你!」甄鋼大膽的回答。
  「壞!……壞弟弟……啊……嗯……」
  這時,甄鋼兩只有力的大手已經雙雙握著她的乳房,愛不釋手的揉搓著。
  不一會兒,劉靜露就覺得渾身酥軟,站立不穩,整個人小鳥一樣依偎在小夥
子的懷抱,任由他在雙乳上摸來摸去。
  她已經明顯的感覺到有一根硬硬的東西在自己豐滿的屁股上頂來頂去……
  甄鋼的一只鹹豬手從褲腰上方伸向她的陰部……
  不一會兒,他抽出手來一把扯下她的休閑褲,露出一條粉紅色的叁角內褲。
  由于他用力過猛,窄小的叁角褲已經褪下了一半,露出大半個雪白肥碩的屁
股。
  「不!……小弟,等會兒……啊!……」。
  血氣方剛的小夥那裏等得及,又一把拔下挂在豐臀上的粉色叁角褲。
  劉靜露無力的腑趴在竈台上,兩片白嫩的粉臀完全呈現他眼前。
  小夥子用灼熱的目光盯著看了半天。
  回過神後,迅速從褲口裏掏出自己早已堅硬異常的陰莖,不問青紅皂白從劉
靜露兩片雪白的屁股中間插進她的陰道。
  啊……痛……小……壞蛋……你……太急……痛啊……慢點……來……來啊
……受不了……啊!「
  甄鋼聽到劉靜露喊痛,馬上停住抽插,堅挺的大肉棍不舍得拔出來,怔怔地
站在她雪白的屁股後面,不知所措……
  劉靜露本想等小夥吃完飯,帶她到床上美美的玩一次,沒想到他這幺猴急,
在廚房就幹上了。
  她根本就沒有思想准備,下身還是幹幹的,被甄鋼強行插入後,感覺陰道裏
被插入了一根幹澀的大木棍,刺痛不已。
  好在刺痛的感覺時間不長,劉靜露的陰道很快就適應了異物的進入,漸漸變
得柔軟、濕潤起來。
  她明顯感覺自己陰道嫩嫩的肉壁不斷滲出涓涓的淫液,她試著扭了扭肥臀,
咦!不痛了。
  她扭過嬌羞的臉,對傻站在自己屁股後的小夥柔情地說:「小弟,來吧……
插……插啊!
  甄鋼還是怕她會痛,只是用充分勃起的陰莖插在了她的私處,想再等一會兒。
  劉靜露看甄鋼還是不動,心想,他可能還在擔心自己會痛,真是個體貼人的
好小夥!
  她扭過臉來,一邊朝甄鋼媚笑,一邊輕輕的扭動豐臀,扭了一會兒又向後聳
動大白屁股,臉上的媚笑越來越秀人。
  甄鋼看到她很享受的表情,猛地拔出陰莖,俯身替她脫下羁絆在小腿上的褲
子和內褲,好讓她自由運動。
  他起身的同時低頭看了看自己粗壯的肉棍,上面已經沾滿了亮晶晶的水澤,
接著「滋」的一聲,又猛地插進劉靜露濕滑的小屄。
  「啊……」劉靜露美得雙目一翻,發出滿足的聲音。
  甄鋼也不再猶豫,奮力一頂插到了她小屄的盡頭,然後開始快速抽插,發泄
無盡的肉欲。
  小廚房內頓時響起劉靜露的淫叫聲:「哎呀……啊……好深哪……好棒啊…
……哦……哦……美死我了……哦……太……美了……好……舒服……啊……啊
……我要……舒服死……爽啊……哎哎!」她
  的淫叫突然改變了聲調,同時一只手伸向坐在液化氣竈上的飯鍋,迅速掀開
鍋蓋。
  原來,鍋裏正在煮著粥,馬上就要溢出來了。
  她原本想給甄鋼做一頓可口的皮蛋瘦肉粥,然後再……
  沒想到剛把米下鍋裏,就被猴急的小夥搞上了,這不,鍋都開了,皮蛋和瘦
肉還沒切好呢!
  她只有翹起肥臀伏在菜板前,一邊讓小夥抽插,一邊剝皮蛋、洗皮蛋、切皮
蛋、切肉末………
  她的舉動讓小夥激動不已,更加賣力地抽送著………
  劉靜露手裏幹著活,嘴裏還在不停的哼哼唧唧淫叫,沒辦法,她實在是太爽
了!
  「啊……小弟……你的肉棒好粗……好大……啊……頂……深啊……啊……
好弟弟……好棒啊…啊……弄死人了……啊……哎呀……好爽……哎呀……要來
了……啊……來了……來了……啊……!」
  她的屁股猛地向後一挺,肥臀上的肌肉劇烈抖動幾下,大量淫水從二人一抽
一插的縫隙中飛灑了出來,濺到甄鋼褲口前一大片濕。
  甄鋼感到被嫩肉包圍的陰莖受到一陣比一陣強烈的緊縮、擠壓!
  強烈的刺激,使他不由得將陰莖拼命頂向她的子宮,一股又一股灼熱的精液
噴射而出,射向她的身體深處!
  劉靜露軟軟地趴在菜板上,一分鍾後才緩過勁來,扭頭對甄鋼嬌柔地說:
「你好棒!……啊!你怎幺沒脫褲子?看弄濕了吧,一會兒脫下來我給你洗洗」。
  甄鋼看到,劉靜露臉上又浮現出好看的紅潮,額頭上滲出細細的汗水,一雙
脈脈含情能把男人融化的媚眼癡癡的望著自己。
  甄鋼也動情地吻向她那肉嘟嘟的小嘴……
  象他們第一次性交一樣,甄鋼的陰莖並沒有因爲射精而疲軟下來。
  小夥子依然堅挺著!還是深深地插在溫柔鄉裏,一刻不肯出來。
  這讓劉靜露驚喜不已,心想,棒小夥子就是棒小夥子,老公什幺時候也沒有
這樣堅挺過,能讓這樣的棒小夥搞,真是自己的福分。
  這時,鍋裏的粥熬好了。
  甄鋼哪有心思吃飯,一把把她拉轉過來,面對面的抱在懷裏,硬梆梆的大陰
莖頂在她的陰部,屁股聳來聳去就是頂不到向往的桃源洞,劉靜露伸出小手握著
那根給自己帶來無限快感的大肉棍,想把它引向想去的地方……
  突然,嬰兒哇哇的哭聲讓二人都停止了動作。
  「是孩子醒來了」她說。
  「去!哄哄他!」甄鋼著急的說。
  劉靜露還站在那不動,兩只蓮藕似的玉臂摟在他的脖子上,趴在他的耳根上
說:「你抱我去!」
  說著一跳攀附在他的身上,兩只小腿死死地勾在他的腰間。
  甄鋼高高翹起的大肉棍正好頂在她的屁股溝子下方。
  他雙手托起她白嫩的大屁股,讓怒脹的大龜頭對准她那流蜜的洞口,雙手向
裏稍一用勁兒,劉靜露雪白的豐臀一口把大肉棍吞了進去!
  「啊!舒服!」劉靜露忘情的呻吟一聲。
  就這樣,小夥子抱著她走向臥室。
  劉靜露柔若無骨的伏在他的肩頭,閉目享受著走動時肉棍在陰中的頂插……
  好景不長,他們很快走到床邊。甄鋼戀戀不舍地抽出陰莖,把她放在了床上。
  劉靜露側身躺在床上,嘴裏念叨著哄孩子。
  甄鋼站在床邊目不轉睛地看著側身躺在床上的劉靜露,那是一副優美、妖冶
的半裸美女臥床圖。
  她柳腰和豐臀的曲線更加明顯,白嫩的兩片粉臀之間夾著一條粉紅的小溝,
小溝裏正往外流著乳白色的液體……甄鋼知道,那是精液和淫水的混合物……
  眼前的美景讓他亢奮得面紅耳赤,他一下子竄到床上,側身躺在劉靜露的身
後,把濕淋淋的大肉棍湊向心儀的花房,下體往前一頂,早已插進了溫熱、濕滑
的肉洞。
  「啊!……爽!」正在哄孩子的劉靜露發出一聲顫抖的呻吟!
  受到強烈而灼熱的沖擊,劉靜露的身體有節奏的蠕動著。
  已經有過一次高潮的劉靜露很快又進入了狀態,美得無以複加,屁股前後聳
動著,配合他的抽插。
  這時的劉靜露顯得有些嬌弱無力,甄鋼看著她高潮後迷醉的雙目,嫣紅的臉
頰,卻仍舊吃力地把豐臀撞向自己,頓時更加興奮,當下大幅度的抽送,龜頭也
已沖開花心頂進子宮裏,肉棒完全沒入小屄。
  可能是他們的狂交過于猛烈,躺在劉靜露懷裏的孩子又哭鬧起來。
  已經斷奶好幾天的劉靜露,毫不猶豫的把奶頭塞進孩子嘴裏。
  這一招還真有效,孩子頓時不哭了,張開小嘴吧唧吧唧的用力吸吮媽媽的奶
頭。
  這時,奇迹出現了。劉靜露沒想到,這種邊被肉棍抽插邊給孩子餵奶的動作
讓自己的興奮程度呈幾何級高漲!
  從奶頭和陰部同時發出的強烈快感一浪高過一浪,爭先恐後地湧向全身!
  只一會兒,她兩眼翻白,幾乎暈了過去,屄兒口像噴泉般津津的飛濺著愛汁。
  甄鋼本來黑紅的肉棍塗上一層厚厚的乳白色淫液,從二人結合處流出,淫液
順著劉靜露雪白的屁股流到了床單上。
  「啊……我死了……爽死我了…要死了……親弟弟……親兒子……我爽啊…
…哦……好舒服啊……啊……爽死了……啊……來了……來了……啊……啊……
…怎幺這樣……沒有停……啊……還在高潮……嗯……嗯……來了……又來一次
……天啊……」
  高潮持續不斷接踵而來,一股股陰精狂噴而出。
  劉靜露極爲滿足,渾身無力地癱在床上……
  正在大力抽插的甄鋼見狀停了下來,堅硬的肉棍深深的插在她那流蜜的陰道。
  五六分鍾後,劉靜露恢複了生機,感受到他的陽具依然堅硬。
  「小弟,你真是好棒,比我那死老公強了不知多少倍!能和你在一起就是死
了也值!
  「姐姐,還想要嗎?」甄鋼驕傲的問。
  「姐姐好累,等會兒你再要吧,對不起了寶貝!」劉靜露嬌柔的答道。
  又過了五六分鍾,劉靜露被插在陰中的大肉棍有節律的脈動和兒子吸吮奶頭
的動作喚醒了。自
  己雖然很累,但還插在自己身體中的小弟弟一定很著急,就強打精神嬌弱無
力地說:「來吧,你讓我這幺爽,我讓你也舒服!你搞吧!
  甄鋼象得到聖旨一樣,起身騎跪在劉靜露下面那條雪白的大腿上,把她上邊
那條腿抱在胸前,再次用沾滿乳白色淫液的大雞巴狠狠地插了進去!
  他覺得這種姿勢可以使出全身力氣,幹得更加瘋狂!
  他一口氣抽送了叁百多下,把一開始高聲淫叫的劉靜露一直幹到只發出一絲
絲微弱的氣息……
  她在一陣陣劇烈的高潮中昏厥過去!
  陰道有節律的強力收縮,也讓甄鋼體會到神仙般快樂的高潮……
  他再次在她的陰道中痛快淋漓的射出了十多股濃腥的精液……
  兩人都癱在了床上,一覺睡到下午!
  還是劉靜露兒子的哭聲把他們吵醒了。
  甄鋼急沖沖穿起衣服,和劉靜露熱吻了一會兒,戀戀不舍地離開了她家。
               
【完】